微创医疗深耕手术机器人赛道,拟分拆相关业务上市 |远翼伙伴

发布时间:2021-06-10 浏览次数:

近日,微创医疗发布公告,表示正考虑可能分拆非全资附属公司微创(上海)医疗机器人有限公司(下称“微创医疗机器人”)及其股份于认可证券交易所独立上市。

1.png

2020年9月份微创医疗机器人获30亿元融资,并引入了包括远翼投资、远东宏信、高瓴资本、易方达在内的多家战略投资者,微创医疗机器人的A轮估值也达到225亿元。同时在A轮后,微创医疗机器人迅速完成新一轮融资,投资人为中国国有资本风险投资基金、高瓴资本等市场领先投资机构,短时间完成两轮融资也凸显了头部资本对于微创医疗机器人的高度认可。

2.jpg

“微创医疗机器人本次融资金额在同行国内企业中算很高的,将为其未来快速占领市场奠定坚实的基础。”HHC投资管理公司董事长刘兆瑞向《证券日报》记者表示,今年以来,已公布的国内手术机器人企业融资额总体处于数亿元、数千万元的水平,而微创本次15亿元的增资金额遥遥领先于同行。在资金相对充裕的条件下,其产品获批后的商业化速度就会加快,继而可尽快开展抢占市场的工作。“远东宏信(远翼投资发起LP)的入股也有为其制造和销售助力的意味,而高瓴等知名投资机构的入股亦对其后续融资带来正面影响”。



微创医疗今年对手术机器人赛道的布局也确实颇下苦功。据了解,公司自研的三款手术机器人产品进入临床并启动人体临床试验。但目前为止,微创医疗还没有上市的机器人产品正常盈利。对此,为了拓展业务版图,今年4月份,微创医疗作为领投方,联合浙江丝路基金、启迪控股旗下管理的卢森堡投资基金、CSGroup(Holding)、Anaxago以及Robocath现有投资人,与法国机器人公司Robocath达成协议,将对后者进行总计不高于4000万欧元的战略投资。据了解,Robocath公司的一款机器人系统已经在欧洲和非洲上市,微创医疗将同对方在国内建立合营企业,负责在大中华地区的经销、制造和本体化开发。

紧接着5月份,微创医疗发布公告,拟以600万新加坡元(约合人民币3001万元)入股新加坡公司NDRMedicalTechnologyPrivateLimited。微创医疗控股的微创优通医疗科技(嘉兴)有限公司与NDR成立合资公司,负责NDR产品在大中华地区的经销、制造和本土化开发,

根据微创医疗半年报介绍,完成上述两项动作之后,微创医疗机器人业务已经覆盖腔镜、骨科、血管介入、自然腔道、经皮穿刺五大赛道。



3.jpg

                                                                                    (微创图迈机器人1.5小时完成首例国产腔镜机器人RALRP手术)



对此,刘兆瑞表示,就手术机器人科研企业而言,多产品领域布局的做法总体是利大于弊的。公司可借此获得更强的抗风险能力和市场影响力。其次,多学科手术机器人间的底层技术具有一定共通性,有望在研发和制造等阶段产生规模及协同效应。“当然,多产品线也会带来管理和资金等方面的风险。主要还是通过经营节奏来尽量化解。一是加快产品获批后的商业化速度;二是优先关联性或独特性强的产品研发、临床试验和报批工作;三是做好持续融资的安排”。

外企一家独大
国产厂商寻求破局
“会被资本看中的领域自然是有利可图,手术机器人市场也表现出庞大的市场潜力。”广州众成医疗器械产业高级研究员郑珂向《证券日报》记者介绍,目前手术机器人占全球医疗机器人超60%以上,而腹腔镜手术机器人应用领域占比高达88.5%。世界公认的手术机器人领头羊是美国直觉外科公司,据业内估算,其主打产品达芬奇在手术机器人领域中占比超过75%。

我国对手术机器人的需求也逐年增加。2017年至2019年,中国手术机器人行业市场规模从4.2亿元增长至7.34亿元,年复合增长率为24.96%。此外,直觉外科公司公告统计的数据显示,我国每2000万人口所拥有的达芬奇手术机器人数量仅为1台,而美国、日本分别为147台、34台。

国内也同样涌现出一批开始知名度和口碑都有形成一定影响的企业。如天智航、柏惠维康、妙手机器人、重庆金山科技都分别在骨科手术、神经外科、内窥镜手术等细分领域有一定研究。但也未能撼动达芬奇在中国的市场份额。

前瞻产业研究员数据显示,根据2018年—2020年政府公开的医院招投标情况来看,手术机器人各品牌招标数量,直觉外科公司的达芬奇机器人占据56%。其余数量由其他外资企业和国内少部分企业构成。

陈乔姗向记者介绍,我国手术机器人发展仍然面临手术机器人进入医疗机构的价格门槛、机器人手术费用高昂、知识产权的垄断制约国产手术机器人研发成本等不利因素。此外,机器人手术设置时间长,巨大的设备体积需要专门的手术室,且流转效率低。

但也不是毫无突破可能。“目前而言,国内手术机器人虽然尚未形成大规模的商业化,但奋起追赶之势迅猛。通过分析对手的薄弱点,例如‘达芬奇’在灵活性、精度上存在缺陷,找准自己的技术或需求定位,国产替代之路将渐行渐近。”郑珂向记者说道。




责任编辑:
上一篇文章:
下一篇文章: